首頁 > 文化 > 國學 > 正文

從唐代官場的“兩面人”說開去

核心提示: 唐代是中國封建社會的鼎盛時期,也是中國歷史的一個重要截面。從相關史籍、資料中可以看到,盡管“口言善,身行惡”的“兩面人”官員善于偽裝,卻逃不過史官的直筆。

原標題:從唐代官場的“兩面人”說開去  

唐代是中國封建社會的鼎盛時期,也是中國歷史的一個重要截面。從相關史籍、資料中可以看到,盡管“口言善,身行惡”的“兩面人”官員善于偽裝,卻逃不過史官的直筆。如《舊唐書》《新唐書》《唐國史補》《資治通鑒》等,就對唐代官場的“兩面人”的種種行徑作了如實記載,通過入木三分的刻畫,把“兩面人”的本質闡述得可謂淋漓盡致。

李肇《唐國史補》記載:唐德宗時官至工部尚書的裴佶,曾對人講了這樣一個故事。

裴佶小時候,他姑父在朝為官。一次,裴佶到姑父府中看望姑姑,正好遇到剛退朝回家的姑父在義正詞嚴地大發感慨:“崔昭算什么東西,官員們都稱贊他,這肯定是他給官員們行賄的結果。像他這么做怎么會不出事?”話音剛落,門衛來通報:“壽州刺史崔昭前來拜見大人。”裴佶的姑父聞報大怒,舉起馬鞭就要抽打門衛。其言外之意,“這種壞人來訪,你竟敢替他通報!”過了好久,他才換上官服,很不情愿地去見崔昭。裴佶沒想到,一轉眼工夫,姑父就吩咐快給崔昭大人烹茶,又命令下人設宴款待崔昭,還安排人替崔昭喂馬,給崔昭的仆從管飯。和裴佶同在后堂的姑姑感到莫名其妙:“前何倨而后何恭也?”謎底很快就揭曉了。裴佶的姑父回到后堂時,一臉得意地招呼裴佶:“孩子,你先到書房玩耍休息吧!”裴佶出門還沒有走下臺階,回頭看見姑夫從懷中取出一張禮單,“乃昭贈官絁千匹”。

這個前倨后恭的故事,活靈活現地揭露了那種平時滿口原則、道貌岸然,一遇到私利則表現出貪婪、無恥的“兩面人”。像這樣可笑的“兩面人”,在唐代屢見不鮮。

《資治通鑒》記載:唐睿宗(李旦)景云元年,安樂公主的死黨——司農卿趙履溫,在得知臨淄王李隆基(后為唐玄宗)發動兵變,安樂公主被殺的消息后,馬上飛奔到宮中安福樓下對李隆基的老爹李旦“舞蹈稱萬歲”。哪知,李旦早就看透了這個“兩面人”,于是,趙履溫高呼“萬歲”的聲音還沒落地,李旦就“令萬騎斬之”。

司農卿是從三品官職,主管全國農業生產、貿易、倉儲和皇苑事務。趙履溫擔任司農卿后,想盡千方百計博得安樂公主歡心,不惜傾盡國庫為安樂公主大修宅第,“筑臺穿池無休已”。在野蠻拆遷老百姓房子時,趙履溫最為賣力。安樂公主的新豪宅背后,不知流淌著多少老百姓的血淚。還有,此人雖是堂堂朝廷命官,但為表現巴結安樂公主的誠心,居然掖起自己的紫衫袍,把公主車駕的韁繩套在自己脖子上給公主拉車。《朝野僉載》評價趙履溫:“心佞而險,行僻而驕。折支勢族,舐痔權門。諂于事上,傲于接下。”趙履溫被斬殺后,深受其害的老百姓蜂擁而至,將這廝的肉割走,不一會,就只剩下了骨頭架子。

唐代還有一個著名的“兩面人”,就是李林甫。此人在唐玄宗時期,竊居相位長達十九年。《資治通鑒》評價:“世謂李林甫‘口有蜜,腹有劍’。”

李林甫任宰相時,特別妒忌有才華的人和有實力的競爭者,表面上對人十分友好,盡說甜言蜜語,私下卻施以打擊陷害,“啖以甘言而陰陷之”。天寶元年,唐太宗李世民曾孫、恒山王李承乾之孫李適之擔任左相,并兼任兵部尚書。李適之拜相后,與中書令李林甫爭權,被后者視為眼中釘。

李林甫緊緊抓住李適之性情粗疏的弱點,經常給李適之挖坑下套。有一次,他偷偷告訴李適之:“華山有金礦,開采可以富國,皇帝還不知道。”李適之便在一日上朝時,將華山金礦奏知唐玄宗,玄宗聽罷龍顏大悅,立即找來李林甫商議。此時,李林甫卻故作詫異地說:“這件事,人所共知。只是,華山是帝王‘風水’集中的‘龍脈’所在,怎么能只顧賺錢而破壞‘龍脈’呢?提出這個建議的人必定心懷鬼胎。”唐玄宗因此便認為李適之慮事不周,對他道:“你以后奏事時,要先與李林甫商議。”李適之從此逐漸被疏遠。天寶五年,李適之被罷去相位。

唐代由盛轉衰等歷史的教訓告訴人們,“兩面人”的危害很大,必須及時把他們辨別出來、清除出去。綜觀近年來查處的貪腐官員,“兩面人”的問題帶有一定的普遍性。有的表里不一、欺上瞞下,說一套、做一套,臺上一套、臺下一套,當面一套、背后一套;有的公開場合要黨員、干部堅定理想信念,背地里自己不敬蒼生敬鬼神,篤信風水、迷信“大師”;有的張口“廉潔”、閉口“清正”,私底下卻瘋狂斂財。

要有效識破“兩面人”,防范其對黨和國家事業造成嚴重危害,必須以永遠在路上的執著把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,對“關鍵少數”提出更高更嚴的標準、進行更嚴的管理和監督。在監督方面,尤其要堅持黨內監督和群眾監督相統一,以黨內監督帶動其他監督,積極暢通人民群眾建言獻策和批評監督渠道,充分發揮群眾監督、輿論監督作用。當“監督之眼”無處不在,“兩面人”焉有立足之地?

 作者:王丹譽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兩面人 官場
深圳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