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文化 > 國學 > 正文

乾隆的政治、愛情與性格

核心提示: 1790年也就是乾隆五十五年8月22日,乾隆收到內閣大學士尹壯圖的一道折子。這道折子的矛頭所向正是乾隆晚年“發家致富”的“議罪銀”,也是大貪官和珅的重要財路。在折子中,尹壯圖直陳“議罪銀”本質上助長了大臣們公然違法,成為合法的利益輸送渠道,很多地方因此出現了巨額財政虧空。

1790年也就是乾隆五十五年8月22日,乾隆收到內閣大學士尹壯圖的一道折子。這道折子的矛頭所向正是乾隆晚年“發家致富”的“議罪銀”,也是大貪官和珅的重要財路。在折子中,尹壯圖直陳“議罪銀”本質上助長了大臣們公然違法,成為合法的利益輸送渠道,很多地方因此出現了巨額財政虧空。

尹壯圖講的當然是大實話。如果按照《戲說乾隆》《還珠格格》,抑或《乾隆七下江南》等影視作品形成的邏輯套路,英明的乾隆大帝定會勃然大怒,也定會在大怒之余派人暗中尋訪,然后將貪腐者繩之以法。著名歷史學者張宏杰在《乾隆:政治、愛情與性格》中原原本本地告訴讀者,讀到尹壯圖的折子后乾隆確實怒了,也確實派人前去調查,甚至也派尹壯圖一同前往。不過,乾隆主導的這次調查事前先發了通告,同時乾隆以調查是尹壯圖自找的,所以調查盤纏尹壯圖得自掏腰包。有“預先號令”提前打招呼,調查自然是朝著乾隆最想要“你好我好大家都好”的結果發展,乾隆也因此錯失了整飭吏治的一次契機。

相較于歷史上的諸多帝王,乾隆可能是近代影視作品中戲說最多的一位皇帝。無論銀幕還是熒屏上的乾隆,偉岸、幽默、大度、風流、英明、神武……他可以毫無拘束地與宰相劉羅鍋一起脫光身子泡澡,還可以不顧君臣之別與協辦大學士紀曉嵐對酒當歌,然后拌嘴作樂,更多的則是說他如何如何頻頻暗訪,伸張正義。對于觀眾喜聞樂見的這些段子,張宏杰一開頭便很不客氣地一一予以否認,特別指出乾隆的身材并不高,有馬戛爾尼的文字為證;乾隆也“不喜歡喝酒”,因為他一生寫的四萬三千六百三十首詩里從不見一個“酒”字;乾隆不可能微服私訪,因為這樣違反了他極其看重的“祖制”。

毫無疑問,登基前十三年,乾隆開明豁達,注重民生,前后五次減免農民稅款共計2億兩。據統計,乾隆年間,所減免的農業稅,相當于五年全國的財政總收入。在位六十多年,有整整五年,乾隆不收全國人民一分稅錢。乾隆也確實體恤百姓,比如在得知安徽太湖縣因災荒百姓吃“黑米”(陳化糧)一事后,他堅決在皇宮里用陳化糧做了飯,還親自嘗了一口,并賜給他的那些皇子們,要他們人人都嘗上一口,其目的就在于察民情,知疾苦。乾隆在救災方面也特別大方,“平均每年救災的錢,是雍正年間的十多倍”。

當然,乾隆的許多努力,自始至終體現了兩個字,那就是“封閉”。即便是平定準噶爾,仍然是自我封閉理念的一部分,因為其目的并不是為了打開西北大門,而在于通過興兵,進一步鞏固大清的銅墻鐵壁。在這個封閉的“鐵屋子”里,外面的人如果想進來,要么得屈尊接受大清嚴苛的禮制,要么必須倚賴堅船利炮轟開“鐵門”。所以,1793年,當英國使臣馬戛爾尼率領上千人的龐大使團來華時,夜郎自大的大清上下習慣性地選擇了居高臨下。也正因對馬戛爾尼不肯屈服清朝禮制的強烈反感,原本對英國使團帶來的數千件“西洋玩意兒”充滿好奇心的乾隆,最后替之以極為輕蔑的方式給了洋人以迎頭“痛擊”。

不過,最終痛的不是洋人,而是大清。英國使團這次來訪,名義上是為乾隆拜壽,實際上也是通過腹地偵察摸摸大清的軍事實力。乾隆離世僅40年,第一次鴉片戰爭的戰火便熊熊燃燒在中國沿海。值得指出的是,在此之前,英國下議院曾圍繞是否發動鴉片戰爭展開激烈辯論,而最終起了重要作用的那位議員——小斯當東,當年曾跟著父親還有馬戛爾尼使團一同訪問大清。他認為,和顏悅色地同大清談判實現通商毫無可能,所以他的態度異常堅決:“如果我們想獲得某種結果,談判的同時還要使用武力。”

強者無畏,摻不得任何水分。乾隆后期的大清早就變得外強中干,表面看財政收入高達8000萬兩,糧食產量亦高達2088億斤,但相較同一時期的英國差距甚遠:當時,一個普通英國農民家庭年收入約合當時清代白銀472兩,而普通中國農民家庭年收入不過32兩;乾隆后期糧食年人均占有量僅780斤,低于秦漢時期的985斤。《人口論》的作者馬爾薩斯在聞知中國“人口似乎受迫,人們習慣了靠盡可能少的食品生存”的事實后斷言,“這種情況下的國家必然面臨饑荒。”

1799年大年初三的早上,禪讓帝位僅三年的乾隆匆匆離開了人世,而在去世前一天,他“還作了《望捷》一詩,就是期盼平定白蓮教的捷報早日到來”。始于1796年的白蓮教起義,無異于以血的事實印證了“馬氏預言”。

張宏杰認為,自孝賢純皇后逝世,乾隆的統治方針開始由儒入法。不過,法家尚且有法可依,法家之所以為人詬病只是因為其法過于嚴苛。而乾隆之法更大程度體現了個人意氣,甚至是不惜憑空捏造。比如處死浙江上虞瘋子文人丁文彬,而“據不完全統計,乾隆一朝,類似丁文彬這樣的瘋子死的案件多達二十一起。其中七起案件中,當事者是被凌遲處死的”,另外十四起要么“斬立決”要么“立斃杖下”。乾隆在打擊三朝肱股老臣張廷玉時,更是充分彰顯了無中生有、吹毛求疵的能耐。類似案件數不勝數。

這么說來,以“由儒入法”為由替乾隆后期的過失開脫未免太過牽強,說老年的乾隆顢頇昏聵并不過分。至于乾隆后期的“蛻變”,顯然不同于張居正逝世后的萬歷皇帝,也不太可歸因于孝賢純皇后離世后的情緒“突變”,至于更深層次原因,想必頗值琢磨。

  作者:陳斌

來源:檢察日報
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乾隆 性格 政治 愛情
深圳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