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文化 > 國學 > 正文

明時期,一次“理想主義”的失敗

核心提示: 在中國歷史上,有兩位富有烏托邦精神的皇帝,一是王莽,二是朱元璋。前者托古改制,一切皆仿《周禮》,結果天怒人怨,落得身首異處;后者淮右布衣,出身草根,天生敵視和厭惡官僚,試圖以一己之力改舊為新。

原標題:“理想主義”的失敗 

洪武十九年(1386),南直隸嘉定縣至蘇州府的官道上,兩個農民模樣的人,一個叫沈顯二,另一個叫周官二,捆綁著一個叫顧匡的里長,匆匆趕往京城。落后他們幾十里,有個叫曹貴五的耆宿尾隨而來,急切地希望追上他們。這是一起怎樣的事件?等待這些人的又是怎樣的命運?讓我們通過這個小故事,回顧明初一條“理想主義”新法的失敗歷程。

  拏治惡官新法

洪武十八年“郭桓案”后,富有革新精神的明太祖朱元璋(1368-1398年在位)覺得,政府懲罰貪腐的力度還很不夠。他下令制訂一款“民拏害民官吏”的條文,史無前例地規定:百姓對于擾民害人的地方豪強和衙門胥吏,可以直接捉拿,綁往京城受審。沈顯二、周官二等人捆綁顧匡的行為,就是基于這一規定做出的。他們一邊趕路,一邊琢磨著會得到多少獎賞。

此前,常熟的一個名叫陳壽六的農民,成為這一條款的最早受益者。他聲稱縣吏顧英擾害了他,幾經退讓無果,終于忍無可忍,帶領弟弟和外甥把顧英捆綁起來,高舉《大誥》赴京告狀。三人的大膽行動得到了朱元璋的贊賞,分別獲賜兩套衣物,陳壽六另獲銀鈔二十錠,免除三年雜役。之后,朱元璋不但把陳壽六捆綁顧英的事件編入《大誥續編》,還表揚“其陳壽六其不偉歟”,激勵全國民眾效仿。

為了落實新法,朱元璋還要求出臺保障措施:“民人等赴京面奏,雖無文引,同行人眾或三、五十名,或百十名,至于三、五百名”,關津隘口必須放行,如有膽敢阻擋者,梟首示眾!假如陳壽六仗恃朝廷表彰而橫行不法,當然罪不容赦;假如他有過失,地方官沒有審判權,須解送到京,由其親審;假如有人羅織罪名,搬弄是非,陷害陳壽六,當族誅之!這些特別保障,相當于給了陳壽六金鐘護身之符。

  逆轉總是出人意料

然而,一心想獲得皇帝特別賞賜的沈顯二、周官二,卻沒有那么幸運。耆宿曹貴五的隨后趕到,使他們走向了與陳壽六完全不同的下場。曹貴五連夜奔波,匆匆趕來,可能與顧匡有一些利益瓜葛,也可能知道朱元璋的脾氣,擔心導致慘酷的株連。終于,他在蘇州閶門追上了沈顯二、周官二和顧匡,并成功地使雙方和解:沈顯二、周官二收下15貫銀鈔、一匹綢緞和一些銀釵、銀鐲,答應不再赴京告狀。

正當大家慶幸“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”的時候,逃過一劫的顧匡卻心悸不已,擔心同樣的事再次發生在他頭上。他反復思量,決定到南京自首,化被動為主動。曹貴五知道顧匡的決定,惟恐被連累,要求一同前往自首。拿人者之一周官二得知消息,也表示愿意同行。只有沈顯二不知情。當沈顯二最后一個得知三人上京的消息后,星夜追趕,終于在臨近南京的淳化鎮趕上三人,要求一同自首,戲劇性的轉折發生了!他不但遭到拒絕,還被顧、周、曹三人作為“害民豪強”捆綁起來,因為他是事件的始作俑者。

更出人意料的是,進京后,報告剛遞交到通政司,沈顯二伺機逃跑了,事件再度逆轉!周官二、曹貴五無奈之下,再次將最初認定的“害民豪強”顧匡捆綁起來。原、被告的不斷轉換,讓通政司官員也摸不著頭腦,反復盤問之下,才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。朱元璋收到案情報告后,長嘆“嗚呼!民有奸頑者若是!”這些無知的小民,不但不理解他的苦衷,還膽敢戲弄法律!盡管行為并未構成死罪,朱元璋還是下令:“似此奸頑四人,皆梟令示衆,籍沒其家。”從朱元璋的仰天長嘆和嚴厲判決中,我們可以體會到他深深的憤怒。

  看似偶然實則必然

除了朱元璋雄猜好殺的性格外,“民拏害民官吏”條本身存在的問題,是造成沈顯二們悲慘結局的重要原因。正如孔飛力在《叫魂》一書所說的那樣,“民拏害民官吏”條過于簡單化,很容易成為小民傷害敵對勢力的便利刺棘。從《大誥》三編中,既能找到小民因欠債無力償還而誣稱對方害民綁縛的案例,也能找到受恩惠猶嫌不足而綁縛恩人的案例。類似的還有“耆民奏有司善惡”條,規定地方民眾對于清廉的官員,可以赴京狀奏,由皇帝決定獎賞。規定一出,馬上就有地方官公然會集耆民,逼令他們赴京奏保自己的善政,結果被看出破綻。朱元璋盛怒之下失去了耐心,只得再度祭出他的利器:殺人。

在中國歷史上,有兩位富有烏托邦精神的皇帝,一是王莽,二是朱元璋。前者托古改制,一切皆仿《周禮》,結果天怒人怨,落得身首異處;后者淮右布衣,出身草根,天生敵視和厭惡官僚,試圖以一己之力改舊為新。正是在這種烏托邦精神的驅使下,洪武年間的一系列政策都具有理想主義的特點,過于簡單化,最后由于制度失靈而走向鐵血嗜殺的結局,與最初維護江山一統、長治久安的初衷背道而馳。

所謂“明主治吏不治民”,表面意義是嚴格治吏,深層卻包含著對既定科層體制及其程序的尊重。用今天的話來說,就是一級抓一級,層層抓落實。越過行政層級的簡單化操作,很難不與原有的法定程序發生矛盾。朱元璋試圖直接利用民眾力量,扼制官僚體系的顓權恣意,導致了與科層體制及法定程序的嚴重背離。正是這一點,決定了“民拏害民官吏”條不可避免的失敗,隨著朱元璋的駕崩而進入了故紙堆。

作者:茆巍

來源:法制日報
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理想主義 時期
深圳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