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文化 > 國學 > 正文

荊州爭奪:三國鼎立的關鍵一戰

核心提示: 要厘清這一問題,得從事件的始作俑者魯肅談起。在小說《三國演義》中,魯肅給人的印象是一個忠厚、誠實的長者,老是被周瑜、諸葛亮戲弄和利用。尤其是在借荊州一事上,上了諸葛亮的當,鑄下大錯。這當然是小說家之言。

  東吳借出荊州“臭棋”還是“好棋”?

借荊州,是孫劉兩家聯合抗曹的象征,也是兩家最終刀兵相見的導火索。孰是孰非,依然難有定論。

要厘清這一問題,得從事件的始作俑者魯肅談起。在小說《三國演義》中,魯肅給人的印象是一個忠厚、誠實的長者,老是被周瑜、諸葛亮戲弄和利用。尤其是在借荊州一事上,上了諸葛亮的當,鑄下大錯。這當然是小說家之言。

歷史上的魯肅是一個具有雄才大略、足智多謀的政治家和軍事家,為孫吳定鼎江東作出卓越貢獻。把荊州借給劉備,的確是魯肅的建議,對此孫權也一直耿耿于懷。他在評價魯肅一生功過時,亦直言不諱地說:“后雖勸吾借玄德地,是其一短。”

可是,魯肅為什么要勸孫權借荊州給劉備呢?魯肅是很看重荊州的。在與孫權初次見面時,他就提出控制荊州以鼎足江東、奪取天下的建議:“漢室不可復興,曹操不可卒除。為將軍計,惟有鼎足江東,以觀天下之釁。規模如此,亦自無嫌。何者?北方誠多務也。因其多務,剿除黃祖,進伐劉表,竟長江所極,據而有之,然后建號帝王以圖天下,此高帝之業也。”

這一見解,同諸葛亮提出的“三分天下”構想,可謂不謀而合,而且更為實際,堪稱東吳版“隆中對”,由此可見魯肅的戰略眼光。更為重要的是,在之后輔佐孫權的過程中,他堅定不移地將這一戰略構想付諸實踐。

建安十三年,劉表病故,曹操揮師南下,劉表之子劉琮投降,曹操不戰而得荊州,劉備敗退至當陽。一旦劉備被曹操消滅,東吳將面臨獨自對抗曹操的局面,而在荊州被曹操占領的情況下,東吳的形勢將岌岌可危。在這種情況下,魯肅以吊喪為名,前往當陽長坂坡同劉備會面,提出了聯合抗曹的建議,并同諸葛亮一起到柴桑面見孫權,商議聯合抗敵之事。

此時,東吳內部對抗曹之事意見不一。長史張昭等認為,雙方實力懸殊,長江天險也已失去,只有迎降曹操。但魯肅力排眾議,勸說孫權下定決心聯劉抗曹。孫權聽從他的建議,命周瑜為統帥,魯肅為贊軍校尉,聯合劉備,共同抵御曹操。最終,赤壁一戰,大敗曹軍。

赤壁之戰后,劉備奪得武陵、長沙、桂陽和零陵四郡,北岸的南郡、江夏等地則被孫權奪取。孫權將荊州牧的頭銜讓出,還把自己的妹妹嫁給了劉備,從而形成分治荊州的局面。但是,劉備認為四郡之地太少,“不足以容其眾”。于是,到東吳都城京口去見孫權,要求將整個荊州的土地都“借”給自己。

周瑜、呂范等人勸孫權趁機扣留劉備。周瑜說:“劉備以梟雄之姿,而有關羽、張飛熊虎之將,必非久屈為人用者。愚謂大計,宜徙備置吳,盛為筑宮室,多其美女玩好,以娛其耳目。”但魯肅認為,不僅不能扣留劉備,而且應當答應劉備的請求。

從長遠來看,周瑜、呂范等人的建議是對的。但從當時的形勢來看,孫權在東西兩面同曹操作戰互有勝負,如果此時扣留劉備,又將獨自面對曹操的壓力。因此,孫權最終還是聽從了魯肅的建議,將荊州借給劉備。據說,曹操聽到這個消息后,震驚得筆都掉在了地上。

  關羽擔任守將“敗筆”還是“妙招”?

魯肅建議把荊州借給劉備,是從戰略角度來考慮的。荊州是東吳的上游,只有控制荊州,才能保證東吳的安全。當時,劉備的力量還很弱小,不足以構成威脅;劉備只有依靠孫劉聯盟才能抵御曹操;曹操固然強大,但荊州對曹操而言具有地理上的優勢。因此,把荊州借給劉備,等于替東吳設置了一道“防火墻”。

劉備當然也清楚自身的處境,因此在荊州站穩腳跟后,又發兵西進,奪取益州,建立了穩固的根據地。孫權得知情況后,便派諸葛亮之兄諸葛瑾去索取荊州。誰知,劉備竟然說要等奪取涼州后再歸還,實際上是想賴賬不還了。這么做,既要冒著孫劉聯盟解散的風險,而且道義上也先輸了一招。

在這種情況下,要守住荊州,不僅靠軍事力量,更要靠政治謀略。由此,荊州守將的人選就非常重要。可是,劉備派駐荊州的守將,恰恰是驍勇善戰卻又剛愎自用的關羽。對于這一安排,王夫之在《讀通鑒論》明確指出是一招敗筆。

果然,孫權見劉備拒不歸還荊州,便派人去接收長沙、零陵和桂陽三郡,但來人都被關羽趕走。孫權大怒,命呂蒙帶兵二萬奪取了三郡,并派魯肅帶萬余人駐守益陽抵御關羽。劉備聞訊,命關羽帶兵奪回三郡。

在此千鈞一發之際,魯肅為避免孫劉聯盟的徹底破裂,邀請關羽會面,并提出各自將兵馬布置在百步以外,自己與關羽單刀赴會。魯肅部下怕出變故,勸他不要輕蹈險地,但魯肅毅然赴會。會上,魯肅指責劉備背信棄義:“今已借手于西州矣,又欲翦并荊州之土,斯蓋凡夫所不忍行,而況整領人物之主乎?”關羽啞口無言。

就在此時,劉備聽說曹操準備進攻漢中,擔心益州有失,不得不向孫權求和。最終,以湘水為界平分荊州,長沙、江夏、桂陽以東屬孫權,南郡、零陵、武陵以西屬劉備。孫劉兩家重修盟好,暫時化解了危局。

  蜀漢失去荊州“大意”還是“必然”?

“大意失荊州”是一句耳熟能詳的成語,說的就是關羽因輕敵而失荊州之事。加上《三國演義》的渲染,似乎成了一件板上釘釘的事。然而,關羽失荊州,真的僅僅是因為“大意”嗎?

從戰略格局來看,關羽北伐曹魏,本來是一步好棋。諸葛亮《隆中對》給出的戰略方針,核心其實是這樣一段話:“若跨有荊、益,保其巖阻,西和諸戎,南撫夷越,外結好孫權,內修政理;天下有變,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、洛,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于秦川,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,以迎將軍者乎?誠如是,則霸業可成,漢室可興矣。”

前一部分的戰略目標,隨著在益州政權的穩固,可以說是基本實現了。建安二十四年,劉備奪取漢中,自立為漢中王。不久,關羽率荊州之兵北伐,攻打樊城,水淹七軍,大敗曹軍,“自許(昌)以南,往往遙應羽,羽威震華夏”,曹操甚至打算遷都以避其鋒芒。可見,關羽北伐是符合并實踐《隆中對》的戰略構想。

從戰術角度來看,關羽北伐的時機選擇也是正確的。當時,曹魏正陷于東西兩面作戰的困境中。經過一年多的戰爭,漢中為劉備所取,大將夏侯淵被殺,可以說是曹操遭遇的一個重大挫敗;東面,東吳在合肥一帶牽制了曹魏兵力;而在內部,京兆尹金祎伙同耿紀、吉本等人圖謀叛亂,宛城守將侯音也起兵造反。可以說,曹魏駐守荊州的部隊,此時是軍心極為不穩的。此外,對于諳熟水戰的荊州兵而言,夏秋之際南方漲水,更有利于作戰。

對于這些問題,曹魏的官員也看出來了。當時,為防范東吳,曹魏在淮南一帶部署了許多人馬。但揚州刺史溫恢認為,此間雖有賊,然不足憂。今水潦方生,關羽驍猾,正恐有變耳。

然而,關羽的北伐,不僅最終失敗了,還丟掉了荊州,使得蜀漢困于益州一隅,無力再向外發展。這個責任,恐怕首先應當由劉備來承擔。按照《隆中對》的構想,劉備應該“身率益州之眾出于秦川”,及時策應關羽。

但令人不解的是,在這段時間里,曹操從漢中回到長安,又從長安趕到洛陽,甚至還打算親自去救援樊城,最后還是派出了大將徐晃帶兵前往,自己在洛陽坐鎮。反觀劉備,既沒有出兵策應,也沒有發兵救援,甚至在孫權愿意“討羽自效”、偷襲荊州的計劃泄露時,劉備還是沒有采取措施,坐視關羽在曹吳兩家的聯合攻擊之下敗亡。因此,后人對劉備提出了不少質疑。

從關羽自身的策略來看,兵力不足加上兩面樹敵,是導致失敗的一個直接原因。劉備駐守荊州的軍隊本來就不多,諸葛亮入川時又帶走張飛、趙云等大部人馬,留下的不過區區數萬人。之所以能夠取得水淹七軍的勝利,同借助水勢有很大的關系。對于這一點,曹操的部屬蔣濟看得很清楚。他對曹操說:“于禁等為水所沒,非戰攻之失。”

進一步來看,關羽能俘獲于禁的數萬人馬,卻無法攻破曹仁僅率幾千人駐守的樊城,足見其兵力有弱點。等到徐晃所率的援軍一到,關羽直接連敗幾陣,不得不撤圍退兵。

當然,真正給關羽致命一擊的還是東吳。事實上,東吳內部在如何對待關羽的問題上,是有不同意見的。魯肅從聯劉抗曹的大局出發,認為應當安撫關羽;呂蒙則從東吳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發,建議孫權消滅關羽、奪回荊州。

本來,孫權還想靠同關羽聯姻的方式拉攏對方,可關羽剛愎自用,不僅予以拒絕,甚至惡言侮辱孫權,逼得孫權采納呂蒙的建議,趁關羽攻打樊城之際偷襲荊州。

這一消息在東吳出兵之前,就已被曹操故意泄露了。在此情形下,關羽軍心不穩,很快被徐晃擊敗;留守荊州后方的麋芳、傅士仁也因不滿關羽的輕侮,直接開城投降,從而導致關羽退路被斷,不得不敗走麥城,最終遭到擒殺。

可見,關羽失荊州,實際上是外部環境以及蜀漢集團自身失誤而造成的。當然,“大意失荊州”還是給后人留下了許多值得總結的地方,同樣也有一些懸案需要破解。比如,為什么如此重大的決策,作為軍師的諸葛亮竟然沒有參與,亦始終未發一言?諸葛亮入川之后,一直到失去荊州,史書關于他的記載僅僅是“先主外出,亮常鎮守成都,足兵足食”一句話,這又暗示了什么?

  作者:殷嘯虎

來源:解放日報
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荊州 三國鼎立 關鍵
深圳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