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文化 > 讀書 > 正文

周玄毅:怎樣破解詭辯

核心提示: 辯而“詭”者,必然是因為有錯。而在道理的對決中,你的對手出錯,你居然不喜反怒,這不是很奇怪嗎?想象一下,如果是武士對決,對手現出一個破綻,你肯定不會跺腳罵街,曰:他“詭”打!你會心中一喜,趕緊占便宜,對不對?

指責對手“詭辯”,是辯手最大的恥辱。

辯而“詭”者,必然是因為有錯。而在道理的對決中,你的對手出錯,你居然不喜反怒,這不是很奇怪嗎?想象一下,如果是武士對決,對手現出一個破綻,你肯定不會跺腳罵街,曰:他“詭”打!你會心中一喜,趕緊占便宜,對不對?

那,為什么你又會說對方“詭”辯呢?——因為,你覺得他錯,可是你說不清楚,你覺得打不過他,你吃虧了。這才是“你詭辯!”這句話真實的潛臺詞。

比如說,辯論里經常會有人覺得對方類比不當,但是又說不出不當在哪兒,只好憤憤地說:“你詭辯!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兒!”問題是,到底為什么不是一回事,怎么就不能比較了,這是你的論證義務。人家劃下了道,你卻不能接招,自己覺得義憤填膺,別人看起來卻是氣急敗壞。

舉個具體的例子,辜鴻銘有個著名的類比,說男人是茶壺女人是茶杯,所以一夫多妻是合理的。這個比喻,當然讓人很不舒服,可是如果你直接斥責他:“這是詭辯!是不當類比!”或者說得具體點,“憑什么說男人是茶壺?”他又會有一堆的歪理等著你。

于是,辯到最后,和大多數人面對詭辯時的情況一樣,你悲憤莫名,覺得自己被人耍了,吃瓜群眾樂得看熱鬧,也不會幫你說話。我們之所以這么痛恨詭辯,不就是因為都有這樣的經歷嗎?

所以說,身處論戰之中的人,直斥對手詭辯,其實是最偷懶,也最不聰明的做法。正確的應對,是揭示“詭”在何處。

說回到這個類比。想要揭示出類比的不當之處,完全可以用歸謬的方式,用對方提出的類比,推導出對方自己也無法接受的結論。比如辜說女人是茶杯,每個茶壺都得配上好幾個,他的本意當然是齊人之福,可是你先別生氣,順著這個類比想:茶壺為什么要配好幾個茶杯?難道只是為了自己喝嗎?當然不是,通常都是為了方便分享。你看,推到這一步,辜的類比,就顯出古怪之處了,你大可以接著他的話追問:“哦,原來女人是茶杯啊!那敢問一句,您家哪幾個茶杯是待客用的?”

以上這種反駁思路,就是典型的歸謬。訣竅在于,不急著給對方扣帽子說對方錯,而是把對方的錯處一點點地引申出來,讓所有人都能看明白。這樣做,不但有效果,還順帶著會有“笑”果,特別適合拿著不是當理說的情形。比如相聲里有個段子,甲說:“我37你40,我比你大,因為是先有的37,再有的40。”乙慢悠悠樂呵呵地說:“這么說,是先有的您……再有的您爸爸?”有沒有發現,這個節奏,跟辯論里的歸謬是一樣的?

這就是合格辯手在遇到詭辯時的本能反應,它跟普通人的反應不同,所以經常也會遇到誤解。我就見過有人煞有介事地寫論文說,辯論賽會帶壞小孩子,理由是“辯手對于錯誤表現出合意性”,說白了就是“正常人遇到不認同的東西會表現出不爽,可是辯手遇到不認同的東西會表現得很爽,這難道不是件壞事嗎?”

這當然不是壞事,因為“對不認同的東西表現出不爽”是本能,但是能夠認清自己不認同的東西到底錯在哪兒,并且利用歸謬的方式,將對方的錯誤進行充分揭示,讓所有人都能聽得懂,這是需要特別訓練才能具有的本事。應該擔心的,不是這會帶壞人,而是大多數人因為思維的幼稚,很難達到這個境界,才會誤以為扣帽子和打棍子就是辯論,誰表現得更憤怒更激昂誰就能得勝。

總之,辯論是平等的,任何一方都沒有資格站在上帝視角指責對方“詭辯”,只懂拿這個懟人,反而是露怯。如果你真覺得對方有錯,那就應該利用這一點進行歸謬,在觀眾的哄堂大笑中教對方做人。這既是對對手的尊重,也是對辯論的尊重。

  作者:周玄毅

來源:長江日報
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周玄毅
深圳风采